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新闻资讯
司法要闻

赵金成接受黑龙江日报专访:人民调解要在推进社会治理创新中担当作为

发布时间: 2020-05-13 09:51:02  浏览:2422次

    近日,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赵金成就人民调解工作近两年所取得的成绩及如何创新发展等问题接受了黑龙江日报记者采访。

    记者:近两年来我省人民调解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

    赵金成: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调解工作。省委要求在全省总结推广“大庆经验”。省人大将人民调解作为化解矛盾纠纷的重要方式写入《黑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省政府将人民调解工作列为“全省民生实事”。全省各级各地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大力支持人民调解工作,初步形成了党委政府统领、司法行政机关牵头主抓、各有关部门密切配合的良好局面。

    一是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取得新成绩。充分发挥人民调解扎根基础、贴近群众的优势,深入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最大限度把矛盾吸附在当地,消除在萌芽状态。两年来,全省人民调解组织主动排查各类矛盾纠纷30万件,调解72万余件,调解成功率97%以上。2019年,省司法厅会同省委政法委、省信访局联合开展了“迎国庆促稳定”人民调解矛盾纠纷排查化解专项行动,共开展矛盾纠纷专项排查28656件次,调解纠纷27930件,其中化解信访纠纷1876件。

    二是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实现新发展。在不断巩固充实村(社区)、乡镇(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基础上,积极发展企事业单位人民调解委员会,大力加强和规范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推动建立专业人民调解中心和以个人命名的品牌调解工作室。目前,全省村(社区)、乡镇(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实现全覆盖;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涉及医疗、交通事故、物流等近百个领域;全省13个市地全部设立综合性、一站式人民调解中心。

    三是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得到新加强。2018年9月,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各地在加强和规范兼职人民调解员队伍的同时,积极发展专职人民调解员队伍近五千人。

    四是向全国推出人民调解工作“四五四三”大庆经验。近年来,大庆市聚焦党委政府“要事”、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大事”、社会矛盾纠纷“难事”,坚持发展“枫桥经验”,进一步创新人民调解工作,开辟群众说和广场、集成矛盾调解中心、发挥律师调解作用、成批建设司法大院、广撒法律心贴心服务网,创造出“四级体系纵向贯通,五大平台横向联动,四化模式定纷止争,三重保障行稳致远”的“四五四三”大庆模式,受到司法部的充分肯定,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五是大调解工作格局初步形成。2019年7月,我省召开首次调解工作会议,对构建我省大调解工作格局作出全面部署。省司法厅会同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公安厅、省信访局联合印发《关于建立大调解工作机制的意见》。各地围绕加强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衔接联动,积极开展诉调、公调、交调、访调等对接工作。省司法厅会同省委宣传部、省委政法委、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等12家单位共同开展人民调解进商会(协会)、进企业、进车站(机场)、进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进知识产权领域、进派出所、进媒体“七进”活动。目前已在“七进”相关单位设立人民调解组织849个,依托调解组织开展工作3659个,其中,全省退役军人事务人民调解工作已经实现省、市、县三级全覆盖。“七进”调解组织共调解纠纷6102件。

    记者: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安吉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考察时发表重要讲话,我省将如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赵金成: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是我们做好今后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引和方向,我们一定要深刻领会,狠抓贯彻落实,进一步推动我省人民调解工作创新发展。

    一方面,我们在巩固现有工作的基础上,要加大“一站式”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的建设力度,积极协调地方党委政府和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现有人民调解中心的机制和规模,努力打造社会矛盾纠纷“一站式接收、一揽子调处、全链条解决模式”。同时,我们认真总结推广“讷河经验”,积极发展县(市)级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建设。

    另一方面,结合我省自贸区建设,积极探索我省自贸区涉外商事纠纷解决机制,打造自贸区国际商事调解中心。去年8月以来,省司法厅多次赴绥芬河市开展调研,指导绥芬河市先行先试,探索建立中俄国际商事调解中心,为中外客商提供高效、便捷的商事纠纷调解服务,进一步优化我省营商环境,助力自贸区发展。

    第三,结合调解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加大我省调解立法研究。比如说省司法厅正在开展的人民调解条例起草调研工作,已列上省人大地方立法日程,在全国来说尚属首家。目前我国还没有制定统一的调解法,其他外省也没有相关立法。除人民调解有专门立法以外,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等其他调解的相关规定散见于各类法律中,缺乏对调解制度的整体规划和统一规范,制约了调解制度的发展。在调解实践中,调解组织的设立、调解范围等早已突破了《人民调解法》范围,亟待制定统一的调解法加强规范。针对新时代矛盾纠纷的新变化,调解工作的新发展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用前瞻性的视觉、创新性的思维研究解决制约调解工作发展的路径和方法,将各地的好经验好做法,提升固化为法律,为我省调解工作的健康持续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记者:人民调解在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创新中如何发挥作用?

    赵金成:去年10月,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完善和发展我国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的纲领性文件。《决定》明确提出,“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机制”“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努力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当前我国社会矛盾主要表现为人民内部矛盾,这些矛盾纠纷涉及群众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直接涉及群众切身利益,如果不能得到及时发现和处理,就可能激化矛盾,甚至转化为治安案件、刑事案件,有的还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到国家政权安全和社会和谐稳定。人民调解处于预防化解矛盾的第一线,往往最先接触各种矛盾纠纷,也最了解矛盾纠纷产生变化的原因,通过人民调解化解矛盾纠纷,能够最大限度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状态。

    人民调解是在党的领导下,人民群众自己组织起来化解矛盾纠纷的重要方式,是实现群众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监督的有效形式,体现了自治、法治、德治的有机统一,是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力量。可以说,人民调解夯实了基层社会治理的社会基础和群众基础,必将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记者:如何做好疫情防控后期和疫情后的矛盾纠纷化解工作?

    赵金成:在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上下的艰苦努力,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已初步呈现持续向好态势,社会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快恢复。随着群众日常生活回归正轨,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由疫情引发的各类矛盾纠纷和疫情防控期间积累积压的矛盾纠纷可能集中显现和释放。对此,司法部进行了专门部署。我们要认真落实司法部和省委省政府的工作要求,深入开展疫情防控后期和疫情后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专项行动,4月2日通过网络平台召开会议进行了专题部署。

    在疫情防控期间,全省4.98万名人民调解员全力做好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化解纠纷5860余件。接下来,我们围绕开展专项行动,加大社会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力度。组建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服务团和工作队,以人民调解为牵动,整合人民调解、律师、公证、基层法律服务、司法鉴定、法律援助、仲裁、行政复议等各类法律服务资源,为企业和群众提供“一站式”、“一条龙”服务。人民调解组织要对辖区内矛盾纠纷开展全方位、“拉网式”排查摸底工作,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控制、早解决。对排查筛选出的突出矛盾和涉稳信访问题,按照“一案一档”建立工作台账,逐一制定化解方案,明确包案责任,切实通过加强矛盾纠纷源头预防、排查预警、多元化解,最大限度把矛盾吸附在当地,把纠纷化解在萌芽,为保障群众生产生活和企业复工复产、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和公平正义作出应有贡献。

    记者:人民调解工作如何适应社会矛盾纠纷新变化、新特点?

    赵金成: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社会矛盾纠纷也发生很多新的变化和走向。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矛盾纠纷主体更趋多元。以往老百姓个人之间的纠纷发生的比较多,现在不一样了,除了个人之间的纠纷,个人与法人、非法人组织之间,以及他们相互之间的纠纷也大量出现。二是矛盾纠纷类型更加多样。既有传统的婚姻家庭、邻里、借贷等常见纠纷,也有医疗、交通事故、劳动争议、金融、知识产权、互联网等新型纠纷。三是调解纠纷矛盾的难度加大。相对来讲,以前的纠纷法律关系比较简单。现在很多纠纷法律关系非常复杂,涉及标的额大,有的矛盾涉众面广,社会影响大。调处这些矛盾纠纷,对政策性、法律性、专业性要求都比较高,增加了调解工作的难度。

    当前,人民调解员队伍与矛盾纠纷的新变化相比,还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主要表现为:一是队伍结构不是很合理,尤其是专职人民调解员数量偏少;二是人民调解员法律素质、专业素质不够高。为了积极适应新时代工作要求,2018年,省司法厅会同省委政法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各类人民调解组织中应有一定数量的专职人民调解员,提高乡镇(街道)、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准入条件,要求注重选聘法学、医学等方面专业人士担任人民调解员。同时,加强分级分类培训,不断提高人民调解员的专业素质和能力水平。目前看,我省专职人民调解员数量和人民调解员素质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记者:如何完善大调解工作格局?

    赵金成:构建以人民调解为基础,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司法调解优势互补、有机衔接、协调联动的大调解工作格局是时代发展的需要。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等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中,光从化解纠纷数量来看,调解占的比重比较大。

    据统计,全省每年仅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化解的纠纷数量就达到了30余万件。近年来,我省在推进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衔接联动方面,采取以点带面,分步实施,逐项推进方式,取得了较好成效。

    在诉调对接方面,省司法厅先后与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民事诉讼与人民调解工作衔接依法妥善化解民事纠纷意见》和《关于建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诉调对接工作机制的若干意见》等文件。

    在公调对接方面,省司法厅会同省公安厅印发《关于建立人民调解与公安行政调解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会同省公安厅、省保监局联合印发《黑龙江省道路交通事故民事损害赔偿实施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

    在访调对接方面,以省委、省政府“两办”名义出台了《关于在全省基层建立“调访一体化”工作机制的意见》。2018年10月,省信访局与省司法厅联合召开全省信访矛盾调处大庆现场会。

    目前,全省在基层法院、派出所、交警、信访等部门设立人民调解组织537个,其中派驻信访部门人民调解组织实现县级行政区域全覆盖。每年调解纠纷3万余件,有效地缓解了法院、公安、信访等部门的压力,节约了行政和司法资源。

    去年5月,司法部在海南召开全国调解工作会议,对构建新时代大调解工作新格局作出部署。我省认真贯彻落实全国调解工作会议精神,省司法厅在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广泛征求有关市(地)和近30家省直有关单位意见的基础上,会同省委政法委、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公安厅、省信访局联合印发《关于建立大调解工作机制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党委政府、党委政法委、人民法院、行政机关、人民团体以及社会组织的工作职责,对加强调解工作组织领导、工作保障等作出明确规定,下步要抓好推进落实。

黑龙江省司法厅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992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23
司法厅
公众号